【战疫日记】}浓情厚谊 武汉大爹手机传谢意

发布时间: 2020-03-26 11:26:31 来源: 珠江网

3月22日,是云南医疗队完成任务启程回家的日子。我们一大早起床收拾好行李,就自觉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的。简单而又隆重的送别仪式结束后,在武汉交警的护送下,我们依依不舍地前往机场。市民、志愿者自发的在路边为我们送行,交警向我们敬礼,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感动,再次流泪,能接受武汉人民如此高的礼仪,为医足矣!


途中战友们眼含泪花,自发唱起了《国歌》、《我和我的祖国》……。突然,我的手机响了起来,一看是“湖北武汉”的陌生号码,我纳闷了。这段时间认识的武汉战友多以微信联系,留电话的也都保存了姓名,这会是谁呢?接通电话听到:“你是王仙果吧,我是27床的病人……”,虽然车上很吵,但接通电话我就知道他是佘大爹,也只有他平常把我的名字喊错。接到电话我很开心,原本约定出院时我去送他,当天送别的人太多,社区来接他的车子又急着要走,估计他并没有看见我。电话里佘大爹说:我从电视上得知你们要回去了,打电话来谢谢你,你们太了不起了!我到云南看战友时一定要去看你……

说起这个76岁的大爹,故事还真多。记得我刚进病房时,就有战友提醒我要小心护理他,因为他“脾气差、难沟通、多说几遍他就会生气”。刚开始的时候,我总是小心翼翼地对他进行护理和病情观察。利用巡视病房的间隙,我会经常主动陪他聊天,想尽办法满足他的各种需求。他腿上长疹子,我们就把自己带来的湿疹霜拿给他用。他洗衣服没有洗衣粉,第二天我就把自己的肥皂拿给他,并要帮他洗衣服,他却把我推开,说不洗啦不洗啦,我会让家里重新送衣服来。慢慢地,他看到我进病房,就会主动和我打招呼,还经常和我说起他在云南的战友。他经常叫我“王仙果”,我说大爹您又把我名字叫错了,他说:“我年纪大,记不住,我写在本子上了”。但每次见面时他依然叫错,真是一个可爱的大爹呀!

3月19日晚,我下班走到出口通道,同事正准备给我消毒时,佘大爹叫住了我。他从护士站走过来,手里拿着一张纸条递给我,竖起拇指对我说“你是一个优秀共产党员,你看我给你记上了,我后天要出院,你来上班就看不到我了,我跟你道个别”。纸条上面写着:“王果仙,优秀共产党员”。能得到这么高的赞誉,我感动之余充满了愧疚,大爹和我们一样在隔离病房一个月有余,他承受着各种不适应、担忧病情、想念家人等烦恼。而我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和使命,能为他做的其实也不多。

现在,佘大爹在社区隔离观察,他从开始的卧床不起、呼吸困难、生活不能自理,到如今的行动自如,能好好照顾自己,病情好转出院,朝夕相处的一个多月,我们早已把他当亲人。我回云南后正在进行为期14天的医学观察,虽然对武汉、对并肩战斗的战友、对佘大爹有太多的不舍,但我想,今天的分离是为了来日的重逢。我向大爹许诺,必定带着家人再到武汉,听他讲英雄的故事,请他介绍武汉的名小吃,我也会把曲靖的美食给他寄过去……

(云南省第五批援鄂医疗队员、曲靖市第三人民医院王果仙)

友情链接